佛罗里达州的建筑留置权法令规定,胜诉方在采取任何实施留置权的行动中均有权就其律师的服务收取合理的费用。

那么,如果承包商与房主客户之间的留置权纠纷通过承包商与法院的仲裁程序解决但对承包商有利,又会如何呢?承包商作为胜诉方仍有权收回其律师费吗?

他当然是这么认为的,但令他惊讶的是法院没有按照他的方式去做。留置权法规要求将留置权执法行动提交具有管辖权的法院,“法院”的一般含义不包括仲裁程序。

该承包商很不走运,因为:

[vc_column_text css =”.vc_custom_1440618080062 {padding-top:15px!important; padding-right:15px!important; padding-bottom:15px!important; padding-left:15px!important; background-color:#e2e2e2!important;}”]

1.必须严格解释建筑留置权法规,

2.他没有’试图在法庭上执行留置权,并且

3.仲裁协议没有’要求授予律师资格’s fees.

 

[/ vc_column_text] [vc_column_text]他在争议中胜诉,但无权索回律师费。[/ vc_column_text] [vc_column_text]